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水清轩

空山不见人 但闻人语响

 
 
 

日志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2014-12-28 16:07:58|  分类: 西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第五天:红原—卓克基—米亚罗—桃坪羌寨—汶川—成都,500公里

        麦其土司的官寨的确很高。七层楼面加上房顶,再加上一层地牢有二十丈高。里面众多的房间和众多的门用楼梯和走廊连接,纷繁复杂犹如世事和人心。

        官寨占据着形胜之地,在两条小河交汇处一道龙脉的顶端,俯视着下面河滩上的几十座石头寨子。

        我和母亲站在骑楼的平台上,望着那些快马在深秋的原野上掠起了一股股灰尘。骑楼有三层楼高,就在向着东南的大门的上面,向着敞开的山谷。寨子的其它三面是七层楼高,背后和整个寨子连成一体,是一个碉堡,对着寨子后面西北方向的山口上斜冲下来的一条大道。下面三层,最上面是家丁们住的,也可对付来自正面的进攻。再下的两层是家奴们的住房。河谷向着东南方向渐渐敞开。明天,父亲和哥哥就要从那个方向回来了。这天我望见的景色也和往常一样,背后,群山开始逐渐高耸,正是太阳落下的地方。一条河流从山中澎湃而来,河水向东而去,谷地也在这奔流中越来越开阔。

        麦其官寨就是卓克基官寨。阿来记叙的麦其官寨的形制和地形位置,和我亲眼见到的卓克基官寨完全吻合。我甚至觉得阿来有可能是土司的书记官附身,书里的麦其土司故事是卓克基书记官用美国钢笔记载的真实历史。尤其是在今天官寨的某个房间里,仍然挂着末代土司夫人的照片,她美丽的超乎想象,难道不正是让傻子又爱又伤的塔娜。是的,那个美丽的女人是我不忠的妻子。傻子的言语总是无奈和深情。

        从头至尾读完了傻子的故事,我似乎也有点傻了。我很久没有从头到尾读完一本小说了。我去过官寨,在官寨陡峭的楼梯上攀爬,在纷繁复杂的房间里进出,从高高的寨楼顶端了望从汉地伸展过来的山谷。所以我很容易入戏,傻子的某些感受感同身受,有时则为他的悲喜而悲喜,随着他在官寨、边界和草原游荡,因为宿命和岁月流逝而伤感。傻子是傻子,高贵的傻子,他的人生和命运都在这七层楼里,最多延伸到三百六十里的边界,他没有更远大的眼光和预言,也不可能对贱民们的生活和历史有更细致的体会或者体察。傻子有时明白,明白得像个先知,有时糊涂,他的世界模糊一片。但聪明的,既使象黄特派员一样的世事洞明,免不了人生浮沉、一枪打掉了半个脑袋,倒不如傻子般懵懂无知,在面对新生或者毁灭时一样的从容不迫。

        比起傻子,我也算是个聪明人。我看到了官寨坍塌、土司之死和最后的尘埃落定,也看到了土司官寨的重新矗立和崭新的科巴小寨的宁静和美丽,虽然梭磨河奔流不息,又带去了无数的岁月和往事,依然令人感伤。我知道阿来的小说依据的背景是更广阔、悠远和深沉的藏族历史,卓克基真正的末代土司是具有传奇色彩的索观瀛,照片上的美丽女人不是塔娜,是索观瀛的二儿媳扎丹西珠。我甚至知道书记官似乎故意忽略的,马尔康和卓克基早在尘埃落定的几十年前便有过红色汉人和白色汉人的深深的足迹,在白色汉人的说法里,红色汉人是流寇,在红色汉人的历史里,这段经历叫做长征。而无论红白,汉人,对卓克基的土司和科巴而言,象傻子在书里说的,他们要么带来些什么,要么带走些什么。至于他们倒底带来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好象一言难尽。其实,有时候,我们最好还是当个傻子。

        官寨雄伟威严,俯视山川和村落。诸多房间装饰华丽,毛主席旧居和政治局会场保持着当年的样子,人物和故事似如昨日。三楼的走廊上一位女子凭栏斜立,对着一台摄像机面露微笑。她穿着l红底印花的藏服,头上戴着缀满珠宝的头帕,年轻漂亮,象是美丽的卓玛或者塔娜。汉地的方向,不远处的山谷顶端,云起云落。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万里川行记(八)尘埃落定后的土司官寨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