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水清轩

空山不见人 但闻人语响

 
 
 

日志

 
 

故乡的经幢  

2012-02-03 22:45:29|  分类: 小轩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年初一回老家,免费的高速公路,一路奔驰。平顶山到漯河八十公里,一个小时的路程。三十年前,我在大刘村的路口,头一次坐着长途汽车出门,舞阳,坟台,叶县,颠簸了三个小时,是我能想象得到的最远的距离,似乎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长途车上,母亲扶着她心爱的二八永久畅想,我抱着洗得发白的绿书包发呆,人介的鸡鸭鹅在车厢里争鸣,千里迢迢后,都要开始新的生活。三十年后,老家通了高速,小儿已成人父,回故乡的速度越来越快,与故乡的联系越来越少。现在的回老家,不过是过年串两家亲戚,呆个半天一晌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故乡,是儿时记忆里的片段。

        回老家,慌里慌张,也必然要去看两件宝物。一个是铁水噢(牛),郾城西关沙河边儿上,清代的镇河铁牛。小时候觉得铁水牛可大可大,要大人抱着爬到底座上,再爬到光溜溜的水牛背上,心里面忐忑的不得了,恐怕铁水牛一下子醒过来,撂开蹶子跑。真哩会跑。老舅说铁水噢一到晚上就变成了真牛,跑到麦地里吃草,快白天了吃饱喽还回来卧桌(着)。老舅的话我都信。后来的某天夜里,我到屋后面撒尿,一眼看见麦地里有个白色的大牛在那儿吃草,那牛也瞅见我了,撂开蹶子就跑,把我吓的忘了尿尿,连蹿带跳逃进屋里。老舅还说铁水牛原来肚子里藏着金银珠宝,还有个夜明珠,后来南蛮子来盗宝,把宝贝都偷走了,牛肚子上现在还有个大窟窿。老舅最爱讲故事。铁水牛的故事、大称称磨盘的故事、岳飞大破拐子马的故事,讲哩有鼻子有眼,我听哩津津有味。我还记哩,离铁水牛不到一百米的以前的西大街上,俺还有一家亲戚。五六岁的时候,跟着母亲到他家里串门,收音机里正好放着熟悉的曲剧,我听着旋律情不自禁的哼了两句,谁知道竟博得了一片掌声。大人们搁那儿议论,这孩儿唱哩中啊,将来有材料儿,咋啦咋啦。哎,所谓的“将来”,其实来的很快。转眼三十年了,小戏迷长成了小老头,我的“有材料儿”也就那点“小材料儿”,根本不值一提。走几步去看铁水牛,铁水牛也还是那样,全身一米二,底座一米五。不过,从儿时的仰视到现在的俯视,铁水牛显得小了,不如记忆里的那般伟岸和雄壮。小是小,铁水牛已经成神,牛角锃亮,佛香袅袅,老妪叩头,和北边新修的城隍庙里的城隍一样香火旺盛,护佑着一方百姓。时光荏苒,人似变未变,牛未变似变。

        城里的另一件宝物,是躲在实验高中里的龙塔古篆。实验高中是母亲和二姨口里的老二中。二姨小时候在二中上学,六七十年代,每个星期母亲都要跟在二姨的身后面,走可远的路送二姨上学,二姨背着干粮咸菜,从乡里走几十里到县城。母亲提起来二姨,总是很骄傲的样子,恁二姨是个老高中生,有知识。二姨是母亲和全村人的骄傲。上二中,上高中,是我儿时的梦想。据说二中和实验高中的教学质量远近闻名,我猜这可能来自于学校里的龙塔福佑。龙塔与二中一直相安相适,是学校里的一部分、学生里的一份子。二姨说龙塔就在宿舍的旁边,一圈儿房子围着,就露出个头儿,不显山漏水。学生们把龙塔当桌子、当凳子,读书、吃饭,一天看见个几十遍。“文革”的时候,红卫兵来破四旧,砸了龙塔的龙柱,敲掉了不少篆字,推倒了几块石碑,或许是鼓捣的累了,龙塔没砸个彻底,整体上还保存完全。前几年回老家,我坐在龙塔的台座上,坐在几个学生的中间,看着、摸着龙塔上缺胳膊少腿的石雕,心里不是滋味。现在龙塔成了宝物了,政府修了砖栏,拿水泥塑了龙柱上的盘龙,又用水泥抹了抹龙塔上的“伤疤”。龙塔贴了“创可贴”,里面的“伤疤”却再也愈合不了了。

        中午趁着家里人做饭的空,我又去看了龙塔。龙塔北边的房子扒了,栽了花草,修的像个小公园,旁边竖个牌子,写着“彼岸寺碑”。龙塔的台座上点了三根香,有个五六十岁的阿姨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绕着龙塔转圈。看见我举着相机照相,她问我,你那镜头能拉长不,塔顶上有字,你拍拍,郑州、北京都有人专门来拍。我嗯嗯答应着,是哩,上面是古篆。她有点儿惊讶的样子,吔你知道,是古篆字儿,写哩是波罗蜜经,可灵。我啊啊支吾着,这是经幢,写哩佛经。

        我穿的有点儿烧包,阿姨把我当成了外地人。呵呵,我是对古塔和故乡一知半解的郾城人。我知道古塔是经幢,有佛祖仙人和传经故事,底座是香水海,海的彼岸亭台楼阁、高山流水。我知道碑铭是书法精绝的小篆,写的却不是波罗蜜经,写的是唐宋彼岸寺上千年的兴衰。我知道我站的地方不同凡响,杜甫、韩愈、苏辙、苏轼都曾在这里驻足凝神,怀古吟咏,留下了足迹和诗篇。我知道古塔久经了风雨侵凌,看多了人世沧桑,印痕斑斑写满了水滴石穿的寂寞。一知半解,仅此而已。我不明白古塔的启示,不知道彼岸的真谛,无法解脱和圆满,凡夫俗子一个。

        彼此相对。我努力体会古塔深沉的记忆,从古至今飘飘渺渺,直至误入歧途,记忆里浮现的是西关的古城墙、树林里的磨盘、河滩上的大戏,母亲、二姨、老舅和我自己。故事日益久远,记忆里的日子和岁月是连不成串的片段,渐渐的模糊,渐渐的消散。人塔皆同。

        母亲说龙塔的下面是个龙眼。我含笑不语。这样的民间传说我书本上看了许多。古塔下有个龙眼,通着茫茫东海,水流千年不竭,有时候显显灵,神龙见首不见尾。不会是龙眼。悠悠的古塔下,是历史的源,是记忆的海。先祖、长辈和我,芸芸众生,来去过往,于匆匆时光里浮沉。浮沉的前方,是永生的彼岸。

        续下篇图文 http://xuanyichen2007.blog.163.com/blog/static/120664643201214104126552/

        大河论坛 鹰城印象 http://bbs.dahe.cn/read-htm-tid-7234563-page-1.html

故乡的经幢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故乡的经幢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故乡的经幢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故乡的经幢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故乡的经幢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故乡的经幢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故乡的经幢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