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水清轩

空山不见人 但闻人语响

 
 
 

日志

 
 

居汉之阳(八)独树镇七里岗丰碑无语  

2011-07-24 10:23:06|  分类: 中州行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旗看了会馆,时间尚早,设计着到方城,走许南路,旧县那儿找找著名的马军高钙牛肉汤总店,大快朵颐一顿,算是吃好玩好,圆满了一日游。

       南阳一带有丰厚的文化旅游资源,社旗、方城等小县城开发建设的不错,比一些大的城市也是不差,还有几个可看的小景点。省道上看方城,有张骞公园,纪念张骞受封博望;有漂亮小区,楼群建的象大城市;有风力发电厂,大风车山头上迎风而立,是特别一景;有沙河,碧波荡漾,绿树成荫,伴着傍晚的徐徐微风,垂钓的、散步的、恋爱的各得其乐,一派祥和景象,引人驻足。

       边行边看,转眼到了独树。正在冥想,此地何谓独树,名字起得独树一帜。辉哥来信:请开始注意前方右侧山坡上的红军纪念碑。辉哥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多年,本身经历又极其“复杂”,革命圣地、犄角旮旯多曾跑过,所言当然非虚。抬头看时,车已到山下,透过山坡上几株松柏、一围杂草,看见那座碑不显眼的立着。转了半天了,有点儿累,另外,凭吊烈士需要时间酝酿酝酿感情,踌躇。辉哥说,这碑是红二十五军长征时,在这儿打了一仗,是为“血战独树镇”,军史有名。红二十五军!声名赫赫。政委是我的偶像,吴焕先!敢不肃然起敬,瞻仰凭吊,背相机,拽树枝,抄近道,三步两步来至碑前。

       纪念碑朴实无华。花岗岩材质。下有基座,红字刻着独树血战的经历和意义,碑身似枪,一把枪刺刺向天空,两面分别由刘华清、程子华题词“红二十五军独树镇战斗遗址”和“烈士精神不死”。周围无甚特别,碑前有一圈普普通通的栏杆,没有雕饰,旁边有一片树林、几亩玉米,不远处一间瓦房,一个老人在给自己的老父亲打水剃头。天色将晚,除了我们几个大人小孩,没有更多的人影人声,四周显得有些荒凉、寂寞。

       2011 年的某日,周末闲游的人们顺路凭吊烈士,夕阳寂寞,相顾无言。77 年前的某夜,一支饥寒交迫、衣衫褴褛的红军部队遭遇阻击,天寒地冻,枪林弹雨。战史记载,1934 年11月26日,寒风刺骨,风雪交加,红二十五军三千人在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的率领下,进抵方城地区,按计划向伏牛山挺进。下午1 时,程子华、吴焕先率一梯队到达独树镇,准备从七里岗穿越许南公路,突然遭到敌炮火猛烈阻击。敌人抢占有利地形,红军完全暴露在火力之下,加上寒流袭击,战士穿着单薄,手冻僵了,一时连枪栓都拉不开,处境十分被动。敌军趁机发起冲锋,从两翼包围上来。危急时刻,军政委吴焕先身先士卒,手持大刀从雪地上跃起,勇猛地冲上去,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当战斗激烈进行时,徐海东带领第二梯队赶到,经过一番恶战,打退了正面进攻的敌人。天黑后,风雪不止,敌追剿部队已向独树镇一带合拢,红军处在被前后夹击的危险境地。当夜一更天,红二十五军指战员忍着极度的饥饿和疲劳,绕道保安以北的沈丘附近,越过了许南公路。27日拂晓,抵达伏牛山东麓,突破了敌人的合围。独树镇战斗,红军负伤200 余人,牺牲近百人。经奋力拼杀,红二十五军挫败了敌人合击,保存了有生力量,为红二十五军完成战略转移任务,先期到达陕北,迎接中央红军北上奠定了基础。此战也进一步打出了红二十五军的声威,徐海东、吴焕先、程子华、韩先楚、刘华清等名将指挥和参加了战斗,将星闪耀。

       更不应忘记的,是在战斗中英勇牺牲,未曾留下姓名、未曾留下坟茔的烈士。他们大多“还是娃娃”,出身贫苦,没有上过学,没有旅过游,为了理想或者为了过上好生活,跋山涉水,扛枪打仗,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时时警惕国军堵截、土匪冷枪,面对流血、伤残和死亡,踊跃冲锋,勇敢杀敌。我无法经历战斗过程,无法真正体会战士们的思想、认识和精神,是否担心枪弹,是否害怕刺刀,是否留连过山清水秀、名胜古迹,是否期盼过山珍海味、娇妻美眷,是否幻想过房子车子票子、情人二奶小三;中弹的一瞬,可曾想起父母兄弟,想起生命还那么年轻,想起壮烈了以后无人收殓、身首两地、青山埋骨,甚至无名可怀念,无坟可祭拜?据说,马革裹尸,青山埋骨,是一个战士最好的归宿。我不知道,他们青山埋骨、长眠千古,是否后悔过、感慨过,是否真的此生无憾,死得其所?

       体会不到,认识不到,说明我终为庸人。英雄身后,纪念碑前,寂寞的始终是看客和游人。那些激情昂扬、热血沸腾的生命,寒夜里匍匐、跃起、亮剑、拼杀,最后的呼吸吹暖了人间,流淌的热血融化了冰雪,面容、笑容,定格在永恒的时光里,永远值得佩服和敬仰。

       说不上凭吊,原本是顺路看看,想找几朵花献在碑上,却也未得。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残阳如血。山岗还是那个山岗,许南路还是许南路。多少年过去了,都是什么在改变?

       坐上车,来不及整理思绪,很快就到了旧县。顺顺利利的寻到了马军总店,称了几斤牛杂牛腩,点了几个凉菜热菜,每人一碗牛肉汤,鲜香美味。还有小酒哩,大家推杯换盏,喝他三五杯,解解乏。酒至微醺,到许南路上透口气,夜色里依稀看见,南边的七里岗上,一个红军战士,肩扛钢枪,昂首挺胸,目光如炬,枪刺向天。

 

 

独树镇七里岗丰碑无语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独树镇七里岗丰碑无语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独树镇七里岗丰碑无语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独树镇七里岗丰碑无语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独树镇七里岗丰碑无语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独树镇七里岗丰碑无语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独树镇七里岗丰碑无语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独树镇七里岗丰碑无语 - 逸水清轩 - 逸水清轩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